约一场雪回乡过年转自新迁安吧 « 迁安贴吧_迁安吧|迁安门户网

约一场雪回乡过年转自新迁安吧

发表时间: 2013年02月05日

连续一个多月的雾霾天气,使原本自然条件下由悬浮水滴聚集而成的不透明的雾,变成一种包裹着灰尘和颗粒的视觉障碍和健康危害。雾就由一点点诸如“雾鬓云鬟”、“雾里看花”的美好幻想成为实实在在的狰狞和恐惧了。

高 速公路封闭。只好在国道上缓慢的行驶。百十米的能见度,雾霾下的一切景物都是灰暗浑浊。路上的每辆车都失去了本身的颜色,布满凝聚了灰尘的颗粒。此起彼伏 的汽车鸣笛声音,弥漫着焦灼、不安,用声音传递着安全的警示。不到一百公里的路程,我已经用了5个小时。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被包裹在巨大无边的了无生机的天 地混沌之初。看不到远山,看不到远处的树木,河流。过年,回乡,回家,是当下的热门词语。看不到的远方,远方家的绰影。我眼前的一片混沌和灰霾,不仅是形 而下的当下天气,还有形而上的心中阴霾。

此时,我所行驶的地方是燕山山脉的怀来境内的国道。轩辕台。我想到了怀来的轩辕台。1200多年 前,唐代的浪漫主义诗人李白在这里夸张写出了“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壮阔雄浑的诗句。当下没有雪的雾霾天空,看不到燕山山脉的。恐怕把酒临风 的李白面对这样的镜像,也会压抑的喘不过气来,或许自封一个佚号“李太黑”了。

是的,这个冬天,因为雾霾,寒冷的阳光变得那么的珍贵。而 冬天里寒冷开出的花,雪,漫天飞舞的雪花无异于奢华的冬季盛装。我情不自禁殷切的盼望着一场雪,一场飞舞的雪。雪的明亮和寒冷就像夏天的闪电,可以斩断黑 暗和灰暗,可以覆盖和吞噬雾霾,还可以在单调的灰色中开出晶莹的花,银装素裹,本该就是北方冬天尤其是燕山固有的风光。

想象,此时也只能 靠想象,才可能让自己放松,至少精神上不是那么的紧张、乏味和单调。燕山大如席的雪花,因为时空的久远和诗人的夸张终究是遥不可及的幻想,现在季候和环境 的影响使一场大雪的来到,都是惊喜若狂。我从幻觉中理智的走出来。回忆,有关冬天和雪的回忆就是触手可及,身临其境的真实和亲切。

思维的行走是那么的顺畅、自然,没有一点转折堵塞和迟钝,和眼前的道路状况截然不同。冬天,回乡,回家,过年,我何不预约一场雪,或者是在回忆中踏着一场雪回家。家乡冬天的雪,雪中踏出的路,让我的心里就变得敞亮开阔,目标清晰。

不 必太远,三十年,二十年。雪落大地,冬天就真真切切的来了。小雪、大雪,是时节,也是看得见的风景。家乡的冬天,雪使得寒冷不是可怕,越是有雪的年关,人 们的脸色变得滋润鲜红,日子有滋有味。从春天播种,夏天耕耘,秋天的收获,到了冬天是收藏,是享受。大地以一个无垠明亮的胸膛怀抱着以往的艰辛和苦乐。雪 中呼吸冰凉清冽的空气,满地的积雪分明是汗水的结晶和升华。雪是那么的褒远厚重,覆盖大地、山川、河流,包容村庄,妆点树木。

雪天的村庄,朦胧的乳白,远山恬淡青黑,树木静怡。间或成群的麻雀扑啦啦的从树梢飞到柴草剁,飞到房顶。铁雀追逐着偶尔从田野雪地中飞跑的野兔。鸡鸭走出一片片春天的柳叶,狗洒出一路梅花。临近饭口的时候,屋顶的烟筒青烟袅袅,祥和安然。

在 家乡的雪中行走。踏在雪上,脚下吱呀吱呀的脆响。从家的院子里走出来,走在积雪覆盖的土街,还有每条胡同,前方总有脚印和清扫的痕迹。树木的枝干,长满了 雪挂,走着走着,就会有恶作剧的人们用脚突然的发力踹动树干,雪,落在你的头上,脖颈子,凉爽的开心的笑,雪更加的活泼,让你开心。看一看每家的房子上粮 食茓子上的的雪,雪使得茓子越发的饱满鼓胀,心就踏实牢靠。每家后院的菜窖,红薯窖,都是一两丈的见方,就像一个个堡垒,里面是白菜、萝卜、红薯,还有山 上果树甘甜的水果,你就吸允到了雪的芬芳。

走出村庄,走进田野。一生和土地相依厮守的父辈,雪天也忘不了看一看雪下的土地。用手扒开积雪,黑绿的麦苗在畅饮。不由得弯下腰,抓起一把雪,塞到嘴中,品尝,不由得笑了,醉了,眼前飘动阳光下的麦浪。醉酒一般酣快的对麦苗说着,同饮,同饮。

雪后的阳光明亮,柔软慈祥。孩子们堆积雪人。雪人的身上插满了四季的收成。用高粱秸玉米秸当做手臂,眼睛是金黄的玉米粒,胡萝卜当然是鼻子,耳朵干脆就地 取材,是手里吃着的干红薯片,还忘不了在嘴巴上粘上胡须,雪里红的萝卜樱子,经风一吹,阳光一晒,萝卜樱子就软乎乎,贴在嘴上了。围观的大人们看着笑,孩 子们自豪和满足。倘若有人故意的说不好看,灵机一动的在雪人的嘴上洒满沙子,告诉那个人,你老了吃饭就这样,连腮胡子喝米粥,墨墨迹迹。

一场雪走了,又一场雪又来了。一片雪花覆盖着一片雪花,一个脚印覆盖另一个脚印,堆积成一天一天,堆积成一年一年。在冬雪中,迎来了一个个新年。

稀稀疏疏的鞭炮响了起来。小年扫房了。各家各户都把屋子院里一年动过的没动过的都搬出来,打扫家具,清晰被褥衣服,在阳光下拍打尘土,吸收阳光的温暖。湿润的空气,洗净了灰尘,当然更是抚摸一年劳作的疲劳。一年的不快苦辣以及阴霾一扫而空,明亮干净,笑容在雪中绽放开来。

接下年关临近的几天里,村庄进出街道的脚印多了,忙了起来,村庄也热闹了。杀猪宰羊,置办年货,孩子们提前老灯笼弄好。村庄的雪,变得暖和柔软,也不再是开始的冰冷,天空中的雪到了村中成了喜庆的熏红,在路口,在窗前迎着回家过年的相亲。

依 稀闻到了家乡过年炖肉的香味,闻到了依稀炮仗的火药味。一阵吵杂的声音,把我从回忆中拉回现实。前方的车子停了下来,看不到尽头。听到人们议论说,有几辆 车追尾发生了事故,还有一辆商务面包车翻到了路边的沟里。精神又是无比的紧张起来。已经快到了家乡的境内了。此时的空气寒凉中似乎有了一些似雪似雨的颗粒 在飘,不是雪的白,不是雨的透明清亮,包裹的是煤灰矿土和灰土的混合物。看不清,摸不到,闻不见的雾霾,远方和道路寻觅不到可以辨别方向的坐标物。

只 有等候,等候车祸事故清理完毕。打开手机,看到《新闻1+1》里说的,雾霾的升级导致全国140多万平方公里都被雾霾笼罩,8亿以上人口受到影响。而我所 在的京津冀地区,一个月内,四次严重雾霾天气接连发生,仅有五天没有雾霾。终南山说,这空气的污染比非典更可怕。心更加变得沉重,恐惧到甚至不敢呼吸空 气。车子,身上,头发眉毛,滞留着浑浊粘湿的雾霾。

又是5个小时,好不容易到了京东地区。快到家了,精神上多少有了一些的轻松。国道上的 车辆更多更缓慢。一路走来,躲不开的雾霾,所有的话题都和雾霾有关。前些天新闻联播报道,京津冀是全国雾霾最严重的地区,主要来自于钢铁焦化重工业的空气 污染。不由得想到我家乡近年来钢铁为主的产业状况,地区经济有了飞速的发展。但是铁矿的过度开采造成土地的流失恶化,钢铁厂、焦化厂引起空气质量的恶化是 看得见的。

记忆有些模糊,记不清从何时起,村庄里的树木渐渐地少了。土地失去了原有的耕种价值,竖起的是一座座铁矿钢厂。山上的果树连同 山体都被推掉,接着挖出深不见底的大坑。土地里长出的庄稼,布满了铁粉煤灰。冬天的村庄,难得一两场稀薄的雪,算是村庄还没有和雪绝缘。可能,天地之间干 净的雪花,也恐惧横天的烟尘,也不愿玷污了本来的面目来到村庄。

村庄的路口,两颗古老的柳树。这只在我的脑子里一闪而过,就了无踪影。山 林果树夷为平地的后山,那几个耸天的烟筒隐约的影子镇守着,头顶一团团巨大的雾霾。霾,遮蔽了黑色的妖魔一般的狰狞,恐惧到无助和麻木。村庄,土地和人 们,逃不开的雾霾,眼下主宰天空的是雾霾,没有他物。

好在我预约一场雪,预约了一场回乡过年的雪。一场雪在除夕的夜晚降临村庄。在一阵阵的鞭炮中,洒落满院的雪花和红色的鞭炮纸屑,就当是后山的杏花和桃花在村庄的心底开了。–转自新迁安吧【隐忍曼陀罗】

微信搜索迁安贴吧微信公众号:qat8com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平台,参与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