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挂云山之外,我收获一种缺憾的美 « 迁安贴吧_迁安吧|迁安门户网

在挂云山之外,我收获一种缺憾的美

发表时间: 2013年01月30日

    我是一个酷爱旅游的人。但说来惭愧,普天下很多的地方,我都不曾去过,更别说什么名山大川,幽壑古迹。这倒不是我没有时间,太多的时候,我或缺的只是金钱。
江河湖海,山岭峰巅,常常在我的脑海中、心灵里生出梦幻的斑斓,时时诱惑着我。每每在N个梦中,勾摄了我的魂去。
中国的五岳,我无缘以我悭吝的资财接近或者搆及,更再不要说登攀。其实说到山,我倒并不陌生。我的家乡就处在半山区。真正意义上的山,在我们这里入眼皆是。加之左近镇乡大多环山,并且越往北越稠密。虽然这些山海拔都不是很高,但是因为从来没有见过险峻雄奇的缘故,也对那些高低错落,参差起伏偶尔高出旁山的“大山”,高山仰止了。忽然间就以为孔子“登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也不过妄意的抒发,未必不是文人学士的溢美之辞。
而印象中的挂云山,就在其列。挂云山,属燕山余脉,地处迁安市西部大五里乡境内,距市区17.5公里,海拔638米,是本市域内第二高峰。因山势陡峭,主峰突兀,一年四季岚气氤氲,云雾缭绕,故名挂云山。
四年前,因为一次采风我与其错肩。由于山叶口景区也在大五里辖区,两景区又毗邻,所以无意间听到去过的朋友偶然提及,也因此之故,潜意识里就对它生出几分好奇神往和仰慕,这该是悬念的伏笔。
公元2012年4月28日,迁安市旅游局携手迁安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共同组织了一次大型集体采风活动。我有幸被邀,得以走进挂云山,得窥全貌,了偿宿梦。
是日早八点整,我们一行人在市政府大楼前聚齐后,市旅游局和文联旗下各协会坐车准时出发。我和文友马文平、宋向阳夫妇坐在唐山七月老师的车里,一路浩浩荡荡向目的地行去。路上因为车速慢,不熟悉路况路径,还有组织者准备仓促,又无向导等诸多因素,我们的车与“大部队”失散了。打电话,信号不好,时有时无。好不容易联络上,说我们走错了。(虽然后来我们知道这条路就是我们回去要走的路。而上山的路选择在山的南坡。)于是我们只好原道返回。半路上又打了几次电话,问了几个老乡。好在,当地人很和气,很质朴,很好客,热情地指点我们。一番波折之后,我们终于寻着“大部队”的踪影——瞥见他们的车子泊在几家农舍的院中,而人早已无踪。我们这时才知道自己已远远地落在后面了。我们泊好车后迅速追赶,渐渐地看见一些人,他们大多已爬至山腰。几个脚慢的,或是不愿再走的,在山路边的石头上休憩,闲侃。几个画家拿着写生板临着素描,一些摄影家和电视台的媒体人不时地举起摄像机,音协的人好像在研讨着某些歌子的曲调,更多的是诗人作家们他们三五成群地聊着文学领域的一些话题。慢慢地,宋向阳夫妇和唐山七月的腿脚迟缓,尽显疲态,看情形已然跟不上,考虑他们可能放弃登顶,我和马文平于是不再等他们,飞快地向上攀爬,很快赶超了一些同伴。行到半山,渐觉气喘喉干,稍事休息之后,和大家一鼓作气奔赴山顶。山顶上早有登上的人,大声问着后面还有没有上来的人。说说笑笑,似乎很有成就感。因为无限风光在险峰,我们终于站在山巅,上下远近一览无遗,尽收眼底。而挂云山此刻就匍匐在我们的脚底,在我们激动且虚荣的内心里,我们已征服了它。
在山顶,站在文联的旗子下,我和刘红军、马文平、杨明益等各自拍了照片,就当是作为此行的印证和纪念吧。而且最让我愉悦的是一位叫冰释&百合的素昧平生的朋友,居然一口叫出我一向鲜为人知的网名,这让我很是讶异和惊喜。
由于一路只顾追赶大伙,疏忽了沿途的风景,所以挂云山的佳妙和好处,在我匆促的认知与目睹中仍是模糊的,粗略的,疏浅的。在下山的途中,我于是可以让自己静下来,沉下来,慢慢地领略与感触挂云山的韵味及神髓。但纵是我已沉醉其中,无奈我的禀赋拙劣,我的言语滞涩,我的笔力浅薄,我的见识又高出哪里去呢?笼统说来,我眼前看到的只是一些散落的奇峰异石,蓊郁的苍松翠柏,迷乱的青藤山花,清淡的草木芳馨,而这些又如何尽说挂云山的瑰丽和绝美?
可是我想,虽然我读到和看到的挂云山是鄙陋的,粗浅的,意态朦胧的,缥缈而不真切的,但我想我应该无憾了。毕竟偿了一桩夙愿。因为一座山,认识一些人,收获一种美,珍藏一份记忆。而况,挂云山将在我极少的缺憾里留给我永远品咂不尽的韵味。有遗憾就会有期待,从此我想挂云山兴许在我心中就会成为一个谜语,不到最后的揭幕,你永远也不知道谜底!(迁安贴吧www.qat8.com)

2012年4月28日下午18时——20时于寒舍

微信搜索迁安贴吧微信公众号:qat8com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本站微信公众平台,参与互动。